第一則—

兒兩歲。某日,頭撞桌角,腫起,大哭。

一分鐘餘,我走向桌子,大聲問:

『桌子呀,是誰把你撞疼了?哭得這麼傷心?』

兒止哭,淚眼看我。我撫桌,問:

『誰呀?誰撞疼了桌子?』

『我,爸爸,我撞的!』

『哦,是你撞的,那還不快向桌子鞠個躬,說對不起!』

兒含淚,鞠躬,說:『對不起』。

自此,兒學會了責任和擔當

第二則

兒三歲。無故大哭,我問:

『怎麼了,哪不舒服?』

『沒有不舒服。』

『那為什麼哭!』

『就是要哭!』明顯撒嬌。

『好吧,你要哭我們都沒意見,可是你在這兒哭不合適,會打擾我們說話的,爸爸給你找個地方,你一個人好好哭,哭夠了再叫我們。』

說完將兒關進了洗手間:『哭完了敲門。』

2分鐘,兒拍門:『爸爸,爸爸,我哭完了!』。

『好,哭完了?哭完了就出來吧。』

至今,兒18歲,仍未學會操縱和遷怒!

 

第三則

兒5歲。傍晚,牽兒散步經小橋,橋下碧水見底,暗流洶湧。兒仰頭看我:

『爸爸,小河好美,我想跳下去游泳。』

我一愣:『好吧,爸爸跟你一起跳。不過我們先回家,換一下衣服。』

回家,兒換完衣服,見一盆水在面前,困惑。

『兒子,下水游泳得把臉埋進水里,這你懂吧?』兒點頭。

『那我們現在就先練習一下,看看你能埋多久。』我看表。

『好!』兒把臉埋進水里,豪氣沖天! 僅10秒:

『呸呸,爸爸,嗆水了,好難受。』

『是嗎?等等跳到河裡,可能會更難受些。』

『爸爸,我們可以不去跳嗎?』

『好吧,不去就不去了。』

從此,兒學會了謹慎而不冒失,三思而後行。

第四則

兒6歲,某晚,放學經麥當勞,駐足:

『爸爸,麥當勞!』垂涎欲滴。

『嗯,麥當勞!想吃?』

『想吃!』

『兒子,一個人想吃就吃呢,叫狗熊;想吃而能不吃呢,叫英雄。』

接著問:『兒子,你要做英雄呢還是做狗熊?』

『爸爸,我當然要做英雄!』

『好!那英雄,想吃麥當勞時會怎樣呢?』

『能不吃!』很堅定!

『太棒了,英雄!回家吧。』

兒流著口水,隨我回家。

從此,兒學會了有所為而有所不為,經得起誘惑。

第五則—

兒8歲,頑皮,與同學打架。傷痕累累,回,大哭不止。

『委屈?』

『委屈!』兒泣答。

『憤怒?』

『憤怒!』兒嚎啕。

『你打算怎麼辦?』再問,『需要爸爸為你做點什麼?』

『爸爸,我要找塊磚頭,明天從背後去砸他!』

『嗯,我看行!爸爸明天為你準備磚頭。』繼續問,『還有呢?』

『爸爸,你給我弄把刀,我明天從背後去捅他!』

『好!這個更解氣,爸爸這就去準備一下。』

約20分鐘,兒漸平靜。我從樓上搬一大堆衣服及棉被

『兒子,你決定了嗎?是用磚頭,還是用刀呀?』

『但是,爸爸,你搬那麼多衣服被子乾嗎?』兒困惑。

『兒子,是這樣的:如果你用磚頭砸他,那麼警察就會把我們帶走,在監獄里大概只要住一個月,我們就帶些短衣薄被就可以;如果你用刀子捅他,那麼我們在監獄里至少3年回不來,我們可要多帶些衣服被子,四季都要帶齊?』

『所以,兒子你決定了嗎?爸爸願意支持你!』

『要這樣的?』兒驚愕。

『是這樣的,法律是這樣規定的!』我趁機普法。

『爸爸,那我們就不干了吧?!』

『兒子,你不是很憤怒嗎?』

『嗨嗨,爸爸,我已經不憤怒了,其實我也有錯。』兒臉紅。

『好,爸爸支持你!』

自此,兒學會了選擇和代價。
第六則—

兒9歲,四年級,數學不及格,悶悶不樂。

『怎麼了?考試不及格,還給我們臉色。』

『因為數學老師很討厭,她的課不愛聽。』理直氣壯。

『哦,怎麼個討厭法?』我很感興趣。

兒說了很多,『總之她也不喜歡我。』

『哦,別人喜歡你,你就喜歡她;別人不喜歡你,你就討厭她。這說明你是個主動的人還是被動的人?』

『是個被動的人!』兒子回答。

『是強者,還是弱者?是大人,還是小人?』繼續問。

『是弱者,是小人!』兒怯怯。

『那你要做大人,還是小人?』

『做大人!爸爸,我知道了:無論老師喜不喜歡我,我都可以去喜歡她,尊敬她,主動影響她,做一個強者。』

翌日,開心上學,數學從此優秀。並知道了何為大人,何為小人。

 

第七則—

兒10歲,玩遊戲。妻屢教,子不改。

『兒子,聽說你每天玩這個?』我指著電腦。

『嗯。』承認,低頭!

『每次玩完之後,什麼感受?』

『茫然,空虛,沒勁,自責,看不起自已?』

『那為什麼還玩呢?把持不住自己,是不?』

『是的,爸爸。』兒很無助。

『好!爸爸幫助你!』我搬來電腦,給兒子一小錘,『兒子,砸了它!』

『爸爸!』兒驚愕!

『砸了它,爸爸可以沒有電腦,但不能沒了兒子!』

兒流淚,親手砸了電腦!

從此,兒懂得了什麼叫原則。

 

第八則—

兒11歲。我與妻久居異鄉,每日致電老母親,問候。一日,兒接電話:『爸爸,您好!』很興奮!

『嗯,好!嬤嬤呢?請嬤嬤聽電話。』

『爸爸,你為什麼每天只給嬤嬤打電話呀?』

『這有什麼好奇怪?因為那是我媽!』

『那我呢?我也想你們!』

『你找你媽去呀!』

『哦!』

從此,妻每天6點,能接到兒子問候,風雨無阻,至今已8年!

 

第九則—

兒12歲,六年級,作業繁重,情緒焦躁。傍晚,兒放學歸,剛進門。

『臭小子,你昨天是不是把我的盤子打破了?』我妹妹開始發難。

『沒有呀,姑姑,我沒有!』一臉困惑。

『我看見你打的,還耍賴!』我母親又鐵證如山。

『我沒有呀!你們冤枉我?』大哭,躺地,情緒爆發?

約5分鐘,我從房間出,厲聲道:

『怎了?在這裡發瘋!』

『爸爸,姑姑和嬤嬤冤枉我!』

『冤枉?冤枉你又怎樣!冤枉你就躺下了?沒出息!你是不是男子漢?』

兒止哭,站起,低頭:

『爸爸,她們冤枉我。』

『男子漢大丈夫,就算天塌下來,也不能躺下!何況一個小小的盤子?沒出息!』我繼續,『人這一輩子,要經歷多少風風雨雨,被冤枉、污衊、背叛、出賣?你就趴下了?那是孬種!』

兒挺腰,抬頭:

『爸爸,我懂了,現在我該怎麼辦?』

『現在?問問你自已,你有很多時間嗎?』

『沒有,很多作業要做。』

『那還不去做作業!記住,哪怕山崩地裂,不理它,先做好自己的事!』

兒提起書包,向嬤嬤,姑姑行禮,從容走進書房。

我們三人會心一笑。

『寵辱不驚,看庭前花開花落;去留無意,望天空雲卷雲舒。』子,當你長大後,看到這幅對子時,或許,你會想起今天,想起嬤嬤,想起姑姑,想起爸爸的良苦用心!

 

第十則—

兒13歲,初一,成績一般。某日突然問:

『爸爸,讀書有用嗎?考試成績有用嗎?』

『為什麼問這個?』我一怔。

『這幾天,家裡來了很多叔叔阿姨,你總跟他們講現代教育是5000年來最糟糕的教育?』哈,兒子旁聽了我與朋友們的高談闊論。

『沒錯呀,讀書,考試確實沒啥用。』

『那我為什麼還要去讀,這些沒有用的東西呢?』

『那是因為你還小,先搞些沒有用的東西,試試你的本事。如果你連這些沒用的東西都做不好,那長大以後,有用的東西也肯定搞不好。所以,讀書雖然沒有用,但你還是要去讀好它。』

『哦,爸爸,我有本事把書讀好!』

從此,兒子成績優秀。

兒子,其實人生也是虛幻不實的,但日子還得認真過,以假修真的中道精神需要我們一生去體會。

 

第十一則—

兒13歲半,親戚家回來。一身名牌,髮型前衛,得意洋洋:

『媽媽,我帥嗎?二伯伯家哥哥給的衣服、鞋子,XX牌子的,很貴的;嬤嬤,你看我的頭髮,哥哥帶我去剪的,前面特別長,哈哈,酷不酷? 』

像一只蝴蝶,滿屋子飛。

我視而不見 !

兩日後,兒在鏡前,自我陶醉。我悄然,立其身後:

『累不累呀,兒子?』

『爸爸,嚇我一跳!』

『哈哈,累不累,時刻有牽掛;老擔心,總有不妥當;總猜測,別人怎麼想。何苦來哉,大活人,受衣冠鬚髮之累,愚呀愚,痴呀痴?』

『爸爸,取笑我。』兒臉紅。

『爸爸還你輕鬆自在,怎樣?』

『嗯。』換上校服,酷發落地,『爸爸,好輕鬆,好踏實!』

從此,儿知道了何為美,何為醜。

 

第十二則—

兒14歲,初二。一日回,悶悶不樂。

『咋了?有心事?說來聽聽。』

『沒啥事。只是很奇怪,最近有兩同學,平時關係還挺好,可這幾天,在校群裡,公然污衊攻擊我。』

『呵,你受傷了?』

『這倒沒有,爸爸,我不解的是,我沒得罪他們呀,我最近挺好的呀!』

兒子眼神裡,閃過一絲得意。

『你挺好的?來,說說你有多好。』

『這學期成績進入了前5名,作文比賽一等獎,演講比賽第一名,籃球比賽團隊冠軍,個人被評為十佳運動員,優秀班幹部?』

『停,兒子,你在找死!』我手心出汗,有點失控。

『咋了,爸爸?』

『兒子,你犯了人生之大忌!爸爸這半輩子,還從來沒見過笨死的,但見了太多能死的。人的災難,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什麼,而是因為你拿多了什麼。兒子,你拿多了,拿多了榮譽。』

『那怎麼辦?爸爸。』

『至少在一年內,禁止一切比賽,禁止任何評選;這叫雙禁。人要有能力優秀,更要有能力讓別人優秀!榮譽就像玫瑰,看著美麗,拿著紮手。』

『一年啊?別的都可以,就是籃球?』

『好,球禁兩個月!』兒接受。

老子曰,不敢為天下先。譽滿天下者,必毀滿天下。

 

第十三則—

兒十四歲半,雙禁兩月,回。

『爸爸,雙禁以後,同學關係融洽了許多,可還是有議論。』

『議論什麼?』

『很多老師同學都認為我這樣,太消極,不進取。』

『哈哈,做人當然要積極,關鍵是積極索取,還是積極付出;是積極競爭,還是積極謙讓。』

『什麼都謙讓嗎?』

『是的,都可讓,名、利、權皆可讓;只有一樣東西絕對不讓。』

『啥?』

『當仁不讓!』

『?』

『也就是:沒人掃地時,你不讓;同學生病時,你不讓;別人需要幫助時,你不讓?國家危難之時,你不讓;凡大仁大義之事,決不退讓。』

『當仁不讓!我懂了,這才叫積極進取!』

灑掃,應對,進退,此乃立身之本。

第十四則—

兒15歲,暑假。我受邀參會,攜兒同往。

一路上,兒神色焦慮忐忑。晚,賓客散,問:

『兒子,你怎了,不舒服?』

『沒有,爸爸,只是有點不安。』

『不安?』

『嗯,今早出門:乘飛機,頭等倉;下飛機,大奔馳;住賓館,總統套房。記得了朱子跟我說過:德不配位,必有災殃。』

『??』我一時無語。

『爸爸,您為眾生勞頓奔波,有德,所以叔叔阿姨們這樣款待您,您可以坦然接受;而我不同,還是個學生,還沒為社會作過任何貢獻,享受這樣待遇,叫德不配位,今後恐有災殃?』

『兒子,爸爸太高興了!』我激動,摸了摸兒子的頭,『爸爸放心了,長大了!憑你這番話,你這輩子就不會有大的災禍!』

我太高興,高興得流淚:

『兒子,這樣:今晚你就睡地上,明天去申請做義工,如何?』

『太好了,爸爸,這下我可以睡個踏實覺了。』

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;地勢坤,君子以厚德載物。

 

第十五則—

兒十五歲半,成績優秀,考入重點高中。

某日,家來閒人,唆老母親給老師送紅包。母心動。

『嬤嬤,聽說您要給我老師送紅包?』

『是呀。聽說現在興這個,對老師都有禮數。』

『禮數?沒聽說過!』

『你小孩不懂的,你爸媽不在家,嬤嬤作主,咱可不能失了禮。』

『嬤嬤,您真的要送?』

『那還有假,紅包都準備了,明天嬤嬤親自去。』

『嬤嬤,如果您明天真的送去,我就不去上學了,您這樣做,對我們老師是一種污辱,他不會收的,到時,只會讓我很丟人,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…..』

『這小子,不聽話,嬤嬤是為你好,怕你吃虧 !』有點生氣。

『嬤嬤,我知道您疼我。可您要相信我,相信您孫兒有實力,不送禮,老師一樣喜歡我。』

老母親,被孫兒的豪氣逗樂了

後,說起此事,我偷偷誇獎了兒子。

行有不得,反求諸已!君子,當光明磊落!

 

第十六則—

兒16歲。學業繁重,週日歸。

『爸爸,我想辭去學校廣播部部長的職務。』

『為什麼?』

『高中學生,目標非常明確,就是考上名校,大多不願意承擔公共事務。而我呢,又當班長,又當課代表,尤其是廣播部的工作特別繁瑣,我又是負責人,在同學們看來很傻冒。』

『這份工作重要嗎?』

『很重要,學校裡沒有電視,不能上網,還不能隨便走出校門,所以,廣播是近萬名學生,了解時事,放鬆身心的幾乎唯一渠道。』

『那你不干了,有合適的人願意幹嗎?』

『暫時沒有。老師也覺得我比較合適。』

『那就得當仁不讓,要做一個講義氣的人。』

『可是,爸爸,這樣會佔用學習時間,影響學習成績!』

『是嗎?假如,家人都病了,你只能有其他同學一半的時間去投入學習,怎麼辦?』

『我會嚴謹地安排好時間,提升專注度,提高學習效率』

『哈哈,為了讓你成為這樣的人,爸爸和媽媽都願意去生病。』

『不要!爸爸,兒子懂了,謝謝廣播部的這份工作,謝謝老師?』

兒子,顧此失彼的時空對立觀念,是愚人們的永遠藉口。許多人:工作時,說家庭影響了事業;在家時,說事業耽誤了親情;這是無恥之徒。人這一生,父母,老婆,孩子,朋友,上司,眾生都要照顧好,這是一種智慧和力量。

『哦,吃飯了。吃完飯,去幫姑姑洗碗。』

『好的,爸爸,家務也要做好!』

格物致知,誠意正心,修身齊家,治國平天下。

 

第十七則—

兒十六歲半,情竇開。妻告我,兒子喜歡上一女同學。

『兒子,過來一下。』

『哦,爸爸,有事嗎?』

『最近,我瞧你,似喜忽憂,神色不定,有心事?』

低頭,坦白,臉紅。

『哈,這是好事,說明我兒子對人有興趣,取向正常,爸爸放心了。』

『爸爸?』

『現在很多孩子,對人沒興趣,只對電腦有興趣;對異性沒興趣,而對同性有興趣。如果這樣,爸爸就得在祖宗面前羞愧而死。呵呵?』

『哈哈,爸爸,我以為您會罵我呢,糾結了很多天。』兒子也樂了,一下放鬆了。

『兒子,爸爸考考你。』

『嗯,請出題。』

『何為禮?』

『簡單講,禮就是人與人及人與天地萬物間的最合理的關係。』

『說得好!那麼,你跟那個女同學是什麼關係?』

『同學關係呀!』

『好,同學關係!那麼,保持著同學關係就叫合禮,僭越了這個關係就叫非禮。這個道理懂嗎,兒子?』

『懂,爸爸。從六歲讀經,已經10年,這個道理不懂,怎麼對得起爸爸和媽媽的苦心教誨。』

『只是懂還不夠,怎樣才能做到?』語氣嚴厲。

『克已復禮,爸爸!』語氣莊嚴。

從此,兒子順利度過了『青春期』。

興於詩,立於禮,成於樂。

看了此文,我受教了。分給我的朋友們,願每一個教育的契機,我們都會準確把握。好爸媽勝過好老師!

 

分享到: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