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讓我們開始一個神秘又有趣的話題 — 噩夢。

噩夢常常會困擾孩子們,每個孩子都做過噩夢,所以大人們不用過於擔心。但一個對夢的系統全面的分析,將會幫助父母更好的理解孩子,解除孩子的痛苦,也能為很多心理疾病成功預警。

〈讓我們從一個噩夢開始〉

“我離一個巨大的帽子越來越近,帽子發出耀眼的光芒,五顏六色像花朵一樣,帽子上有像花朵般、粉紅色閃亮的寶石,中間的那顆最大。我向它飛過去,幾乎要碰到它了,我很開心,但也有些害怕。突然之間來到深夜裡,黑暗的街道上,一個孤零零的男人沿著牆沉默的走著,我看不清楚他的長相,我很擔心他,因為我知道當他經過一個牆上凹陷的門時,一隻恐怖的手會伸出來,從背後拿刀刺他,我太了解這種恐懼了。另一個場景,暮光中我看到了一片開闊地,無邊無際的橢圓形的地平線發出微弱的光。一個女人在地平線上舞蹈,再一次,我被恐懼侵襲,再次擔心虛弱的地平線無法負擔跳舞的女人,她將落入深淵,我被巨大的恐懼淹沒。最終,我來到了一個讓我開心的地方,我知道這裡是我所有恐怖故事的終結,經過了那麼多害怕,眼前的情景好了許多,很多孩子手拉著手環繞著一個畫滿鮮花的櫃子唱歌,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寧靜”

<馬龍說:典型噩夢,涵蓋寶寶的所有基本恐懼>

我講述了一個長長的故事,當然了,這是一個夢的故事或者說是一個噩夢,一個孩子多年內重複做著相同的噩夢。做夢者是我的一位20 出頭的來訪者,非常有智慧的年輕人,多年後依然清晰地保持著對童年夢境的完美記憶。父母說:“每次他做這樣的夢時,雖然他沒有醒,但卻坐在床的正中間,眼睛睜開,狠狠的咬著牙” 。從3 歲開始一直到16 歲,他始終在做同樣的夢。

家長們應該知道,很多孩子都做過噩夢,它有一個專業的名字叫“夜驚”,拉丁語的意思是“ nightly terror ”。我舉的例子,是一個極端的兒童的噩夢。幸運的是,兒童的噩夢不是都那麼可怕,也不會都帶來那麼強烈的軀體感受,但是,我之所以刻意提到這個夢,是因為夢中涵蓋了幾乎所有的困擾兒童的基本恐懼。在心理學家眼中,是每一個孩子都曾經歷過和感受過的恐懼。

<逐個場景剖析“兒童典型噩夢”>

接下來,讓我們層層剖析,解密兒童的噩夢世界。童年真的只有快樂、平靜嗎?只有粉紅色記憶嗎?不,對兒童恐懼的研究將為我們揭開一個兒童幻想中的“恐怖世界”。同樣我們也會看看,健康的兒童如何成功掌控這些恐懼。

夢的第一個場景沒有故事,只有一個吸引孩子靠近的物體。它是什麼呢?也許讀者們已經開始猜了。看看它的形狀、顏色,還有對孩子們巨大的吸引力,你很容易就能猜出來:是乳房,乳暈環繞的乳房。非常清晰對嗎?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思考,孩子不僅被乳房吸引,他還有些恐懼,為什麼呢?

我們能從第二個場景中找到答案。一個深夜走在街上的男人,他 ​​可能有被殺的危險,牆上凹陷的門又是什麼呢?此時的場景,是夢裡最撲朔迷離的場景。解釋這個讓人困惑的問題,就需要提及一些心理學的知識了。我們認為孩子天生就了解母親的身體,他具有一些遺傳性的知識(雖然這讓孩子自己很困惑)。顯然,“凹進牆的門”就像牆上的一個洞,它是陰道的象徵,而“帶刀的手”則像徵著陰莖。兒童心理學家發現,在兒童幻想的世界中,對母親最大的恐懼來自於母親是一個“具有陰莖的母親”,一個“雌雄同體”的母親。

第三個場景也非常迷人,對兒童的恐懼詮釋得很美也很有啟發性。做夢者開始接近這個場景,童年早期的生活,像一幕幕的電影,在他眼前展開。夢,喚起了這些記憶並將其呈現於眼前。一名女舞者在橢圓形的舞台邊緣舞蹈,周圍一片黑暗,只有舞者在發光。舞台邊緣是微弱的地平線。如果從個人的角度將夢當作一幕電影,我會發現舞台的邊緣點綴著點點光芒,在黑暗中發出白光,好似嘴和牙​​齒的配合。

最後一個場景,為一切的困難製造了一個大團圓結局:孩子們歡快地圍著一個“母親形象”開心地舞蹈。“櫃子”象徵著“母親”(從櫃子的包容性上講,和母親具有相同的寓意,同樣,成年人夢中出現的手提包、錢包、袋子也都是母親的象徵)。

綜上所述,這個夢所有的主題都圍繞在一個“小孩子”對“母親身體”的恐懼上。母親的身體被幻想成一種危險,被窒息、撕咬、殺戮的危險,孩子真的會有這樣的幻想嗎?父母們可以想想,嬰兒時期母乳喂養時,孩子是不是會用牙咬或者用嘴吸吮乳房呢?所以,他幻想著有朝一日,他會因為曾經做過的“壞事”遭受乳房同樣的懲罰,這是兒童的一個基本的幻想。很多心理學家認為,每個兒童都有類似的幻想,它是人類歷史文明中最古老、也最源遠流長的一個幻想,母親為什麼那麼可怕呢?事實上,孩子和母親的關係好壞兼半。為什麼呢?因為孩子總是被動地和母親相處。有時候,他也並不喜歡母親的做法。更有甚者,嬰兒會將自己身體的種種不適也統統歸結為母親。

本文作者:Dr. Mauro Mancini (馬龍)
意大利羅馬大學心理學、哲學與藝術博士

分享到: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