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隨巨大的哀嚎聲,驚嘆聲,滿意的讚美聲,一個生命降臨人間。古老的奇蹟再次出現,生命得以再生。此刻,夫妻和家庭的命運突變。整個世界都在轉變,舊的離去,嶄新的開始應運而生。新生兒,作為生命的全新載體,強勢誕生。他的哭聲充滿力量,似乎渴望著飛速邁開人生的第一步,迅速成長。

  事實真的如此嗎?現實生活中,人們都認為出生後眼前的“小人兒”,才剛剛開始自己的人生旅程。可是實際上,他早就有了自己的人生故事。九個月前,在母親幽暗的,神秘的身體內孕育時,他就已經存在了。事實上,從胚胎到人形,九個月的時間並不算短,生命的故事早已在子宮內展開,巨變如此復雜,因為九個月中,已然有太多故事發生。

最新的科學研究,使孕期子宮內胎兒的行為觀察成為可能。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實得以呈現,這些事實從根本上轉變了大多數人對孕期胎兒生活的理解。現在,很多專業人士傾向於不再使用“胎兒”形容子宮內兒童。其實,孩子在子宮內的現實生活,與這個詞語不符,更多專業人士使用“孕期-兒童”的說法,其目的在於強調:兒童從子宮內到生產後,人生具有的連續性與相似性。簡言之,當代令人信服的證據顯示:自胎兒早期,複雜的人生已經開啟,從某種程度上說,發展期的起點源於受孕期。

自然,初始核心細胞的轉換成就了每個人發展的主要目標,而初始核心細胞是指兒童最初的八週呈現的胚胎​​狀態。此時的人類還無法思考和感受,直至大腦和身體成型,才具備思考和感受外物的能力。這種能力的發展進程長達數年,但發展的最初階段卻是來自孕期。在子宮內的最後一個月,胎兒確實能夠感知外在世界,也具有心理活動,換言之,此時胎兒的心理活動正是未來思考能力的起點。

現在讓我們來看看,孕期都發生了什麼?每個人生命的“第一次冒險”,來自於母親的親密接觸。胚胎孕育期,親子間就已然開啟了會面的旅程,此時孩子的成長依賴於母親的健康程度。“健康度”並非單單生物層面的身體健康。當然,身體確實是“孕期-兒童”健康成長的必須品;但與此同時,心理健康也至關重要。孕期心理健康的母親,擁有一種良好的心理平衡狀態,這種狀態下的母親平靜而祥和。與此同時,最重要的一點是:真正健康的母親會對懷孕,會對孩子的出現完全的接納。

心理學認為:每種心理狀態都對應一定的軀體狀態。從唯物主義的觀點看,身體狀態就是心理世界運作的結果。醫學和遺傳學也證實:一位焦慮的母親,一位抑鬱的母​​親,會產生異樣的荷爾蒙。接下來,通過血液循環,孩子會吸收母親的荷爾蒙。如果孩子反復吸收異樣荷爾蒙,幾經循環而成為常態,顯然,孩子會成為焦慮或抑鬱易感人群。

人類人格的形成不僅來源於遺傳因素,還與環境因素密切相關。胎兒的子宮環境,自孕期開始,就成為影響孩子人格的環境因素。很多人認為,孕期的母親要避免遭受驚嚇,打擊和創傷,總體上來說,這種觀點沒有錯。但是,我們必須關註一個業已存在的事實:那就是,孤立的創傷不會造成一種持續性的態度,也就是說,母親對自己的不接受,對孩子的不接受,不會僅由一兩個創傷和打擊造成(除非這些打擊是淹沒性的打擊,一下就將人擊潰)。這種不接受具有心理學的​​動因。這一點在夢中也有所體現:如果一個人夢到住在冰穴中,寒冷的冰水流變全身,這樣夢境意向非常明確。做夢者實際在遭受“負性母親情結”的折磨。“負性母親情結”是無意識中惡劣母子關係的呈現。也許冰穴具有像徵的含義,它像徵著無意識中像“冰穴”般的孕期生活。

相反,如果母親對懷孕的態度平靜且快樂,內分泌會更加平衡,這就會為孩子創造出類似的“微平衡”。眾所周知,懷孕3週時,孩子的中樞神經系統就開始迅速發展。這就意味著,懷孕早期,我們的孩子已經具有了原始和模糊的感覺,此後的發展只是使之不斷得到細緻的分化而已。當然,直到生產前兩個月,“產前兒童”才會出現清晰些的感覺。此時的超聲波掃描發現,他們已經可以“有意識”地做一些行為,比如用小手來探索自己和周遭環境。甚至最近的研究顯示,在媽媽子宮時的時候,孩子會頻繁地觸摸自己的性器官。

現在說說聽覺。孕期後半程他們能聽到母體內的聲音,主要是有節奏的心跳。為什麼小寶寶喜歡悠揚的搖籃曲,而長大以後卻喜歡有節奏感的音樂呢?那是因為他們生命的初期在子宮裡聽到媽媽的心跳聲,與這些聲音非常類似,它們都是母體內聽到聲音的再現。

與此同時,產前兒童的視覺也在發展,但視覺的發展受限於光的強度,光強不夠,則無法聚焦圖像。也許,最後幾週,產前兒童可以看到自己的手。痛覺呢?如果足夠幸運,他們在母親體內不會有疼痛的感覺,食物和氧氣在不知不覺中早已給得很充足了,所以我們可以想見他們過的那種天堂般的生活。

我們剛才已經說到,在媽媽子宮裡的那9個月,對於一個產前兒童來說,就彷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、沒有痛苦、也不需要努力就能獲取氧氣的天堂般的生活。但是,隨著出生的開始,“天堂”瞬間變成了“地獄”。

首先,在母親生產的過程中,孩子也參與了,母子都非常痛苦。生產時,母子都會產生大量的荷爾蒙以便將孩子送出產道。與些同時,孩子身體內部的結構會發生巨變(例如,通過產道擠壓時產生的壓力,會將他們內臟中的腎器官壓到身體正確的位置。沒有經過順產的孩子,直至12歲,腎器官才會發育到合適的位置。數據顯示,剖宮產的孩子比順產的孩子更容易出現泌尿系統和腎器官的疾病)。順產中,母親用力擠壓,孩子也會使用自己的力量幫助自己出生――先是將頭部轉而向下,然後用雙腳使勁蹬子宮壁,這是一個多麼艱難的過程呀!幾十年前,人們還認為生產時孩子毫無痛苦,現在看來並非如此。弗洛伊德的追隨者奧托?蘭克寫了一本書《出生創傷》,自此,心理學界一致認為,出生時的經歷會影響個體,有些影響甚至會延續終生。

不僅如此,出生後,孩子一下子接觸到強光、噪音的刺激,還要被陌生臉孔的醫生擺佈,每一種經歷都痛苦異常。接下來,肺部因為第一次接觸氧氣,還會讓孩子產生巨大的刺痛感。而且,出生後,從母體內到自然環境中的大氣壓力轉換,也會讓他感覺到自己就要炸開一樣。所以,上世紀60年代的法國醫生Frederick Leboyer為了減低孩子出生時的痛苦,發明了一種新的技術,讓孩子在水中分娩。

還是那個問題,孩子意識到了這一切嗎?當然!但這種意識,並非是我們已知的那種意識。現在,孩子已經準備好了開始自己的人生。接下來生命的進程,將會使他意識到自己和母親的存在,那就是哺乳過程。

 

本文作者:Dr. Mauro Mancini (馬龍)

分享到: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